<p id="jf0hh"></p>

<button id="jf0hh"></button><var id="jf0hh"><em id="jf0hh"></em></var>

<p id="jf0hh"><big id="jf0hh"></big></p><p id="jf0hh"></p>

<samp id="jf0hh"><em id="jf0hh"></em></samp>

<p id="jf0hh"><listing id="jf0hh"></listing></p>

<p id="jf0hh"></p>

樅陽在線

樅陽在線網站 | 樅陽融媒體中心 主辦

設為首頁

簡體 | 手機站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健康 >正文

時間:2023-12-22 08:32:34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發布的《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9-2020)》顯示,2020年,我國青少年抑郁檢出率為24.6%,其中重度抑郁為7.4%。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抑郁研究所等聯合發布的《2022國民抑郁癥藍皮書》也指出,抑郁癥發病群體呈年輕化趨勢,青少年抑郁癥患病率為15%至20%;在抑郁癥患者群體中,50%為在校學生,其中41%曾因抑郁休學。

  多名醫生告訴記者,我國未成年人精神??坪途C合醫院心理科門診人數正逐年遞增,呈顯著上升趨勢。其中以情緒問題為主訴來就診的患者比例也逐年增加,成為兒童心理科就診的主要人群之一。

  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為何變多?應該如何及早發現、有效干預?

  “在馬路上走的時候,常常希望被車撞死”

  “我在馬路上走的時候,常常希望被車撞死?!痹诒本┮患裔t院的心理科候診室,正在等待復查的小鹿悄悄對記者說。

  小鹿正在讀初中一年級,因厭學、沉迷網絡游戲,已經半個學期沒有去上學了?!坝浶圆?、學習效率低”“成績差,爸媽不滿意”“學校生活太枯燥,不開心”……一系列負面情緒縈繞在小鹿的腦海里。她越來越不愿意去學校,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通宵玩網絡游戲,白天拉上窗簾睡覺。父母說服她來心理科就診,醫生診斷她為“抑郁癥”。

  “我們經常會碰到兒童青少年患者,這一人群的患病比例這幾年在逐漸升高?!边@家醫院心理科的主治醫師告訴記者,他目前接診過最小的孩子才4歲,有一次被幼兒園老師批評后突然情緒崩潰了,哭著回家后反復說是自己不好,此后變得非常膽小也不愿意再和其他小朋友交往。

  相比于成年人,兒童青少年的心理問題癥狀更加隱秘,最先被注意到的也許不是孩子的情緒異常,而是軀體不適。一些出現心理問題的孩子會表現出各種疼痛,如頭疼、牙疼、眼睛疼、肚子疼以及惡心、嘔吐、心慌、發熱等,但是做各種檢查卻查不出問題。

  這名主治醫師曾接診過一個10歲的孩子,頻繁頭疼卻沒有查出器質性問題,后來在診療過程中孩子告訴他,只要自己頭疼,爸爸媽媽就會更關心自己,也不用學習了?!邦^疼是這個孩子在不完全理解什么是焦慮、抑郁情緒時,下意識通過疾病作出的表達?!?/p>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心理科心理治療師陳紋告訴記者,全生命周期都可能發生心理問題,只是不同年齡段的表達方式不一樣。孩子的語言能力遠沒有成年人那么發達,就算語言能力跟上了,思維層次也不如成年人,在成長的早期,小朋友不太能夠清楚地表達自己的情緒,可能需要大人幫他講出來,他才會明白“哦,原來這種感覺就叫做生氣”。

  有些孩子出現心理問題后會發生自傷行為。一項同濟大學附屬同濟醫院的回顧性分析顯示,2016年至2018年急診科收治的217例自殺患者中,未成年人達15.2%。有業內人士透露,急診科收治自殺、自傷的未成年人,年齡中位數僅13歲6個月,有的使用利器,更多的是吞服大量藥物;也有一些和家長、同學發生爭執,一時想不通直接采取極端行為的。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臨床一科副主任醫師王曉良介紹,抑郁是青少年最常見的情緒障礙,還有雙相情感障礙、焦慮障礙、強迫障礙、多動與注意缺陷障礙和沖動控制障礙等。在初中生、高中生人群中多見雙相情感障礙,表現為抑郁加躁狂更迭的情緒,有時候會沉默不語,有時候會在特定的環境下因周圍人過激的言語,突然產生沖動的自殺行為,也有一些人會認為表達“我要去死了”是一種姿態?!扒嗌倌甏嬖谛睦韱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周圍的人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心理問題?!?/p>

  “孩子反復身體不適,可能是家庭‘病’了”

  公開數據顯示,近年來,我國未成年人精神??坪途C合醫院心理科門診人數逐年遞增,呈顯著上升趨勢。以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統計數據為例,2006年該院兒童精神科門診量為2.6萬余人,2020年達到5萬余人。

  精神科副主任醫師、知名家庭治療師陳發展長期致力于青少年心理問題的家庭干預,他發現青少年患者群體發生自我傷害的比例較5年前有了明顯增長。5年前,他接診的孩子出現心理健康問題主要表現在情緒方面,如焦慮、情緒不穩定、抑郁,而如今越來越多的孩子表現在行為方面,青少年出現自我傷害的比例逐步升高。

  陳發展指出,青少年可能正在被一種不常被認識的精神疾病“邊緣型人格障礙”所困擾。這是一種發病率很高,卻很少被正確認識的精神疾病,很多患者被誤診和漏診,從而延誤治療或被過度治療。讓家庭深陷情緒的漩渦,無法自拔。

  “兒童反復身體不適,可能是家庭‘病’了?!标惏l展認為,兒童心理健康發展的關鍵是家庭。家庭的良性互動塑造孩子的安全感和獨立感,形成兒童健康發展的心理自我;家庭可以抵御外來壓力,保護孩子避免壓力性事件或減輕應激反應。如果一個孩子出現了心身癥狀,則說明家庭沒能塑造出孩子的健康自我,或者抵御外界壓力的保護性不足。也就是說,兒童的心身癥狀常常提示家庭“病”了。家庭運轉不良時容易“生病”,而家庭的“病”常常會反映在孩子身上。

  陳發展提出,兒童的神經系統和心理功能發育尚不完善,感知到的心理壓力經過不成熟的心理功能作用于神經中樞、免疫及內分泌系統,可轉換成生理指征,產生軀體功能的損害。兒童在遭遇心理壓力時,會導致自主神經過度激活,腎上腺素、腎上腺皮質激素和抗利尿素的分泌增加,引起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胃腸道蠕動減弱、血管收縮、血壓升高等一系列變化。如果反應強度過大或持續時間過長,身體機能會發生相應的病變,從而產生心身癥狀。

  采訪中,有不少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精神心理問題是生物、社會、心理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而包括家庭、學校和孩子個人在內,對心理健康缺乏科學認識,是導致心理問題發展成為心理疾病的重要原因,也是當下亟待解決的問題。

  今年10月10日,在由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員會主辦的“2023年世界精神衛生日”線上線下主題宣傳活動中,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國家精神疾病醫學中心)、上海市疾病預防控制精神衛生分中心透露了一組數據:流行病學調查顯示,我國6歲至16歲學校人群中,精神障礙的患病率是17.5%,但得到合適診斷和治療的青少年比例不到20%,社會交往、生活方式、飲食睡眠、活動空間不足、學習壓力過大等都是造成青少年精神障礙的重要原因。

  北京回龍觀醫院臨床心理科主任劉華清教授介紹說,兒童青少年時期是比較特殊的時期,心理發展很容易受到外界環境的影響,常見的有自卑、厭學、強迫、抑郁以及過度使用網絡等。成年時期的很多精神及心理問題都源于兒童青少年時期,若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有利于給孩子樹立健全人格,培養良好習慣,后期才可能會有比較好的社會適應能力。

  “除了現在報道比較多的兒童孤獨癥,還有兒童抑郁癥、多動癥、分離焦慮等。我們現在普遍感覺兒童心理健康問題的發生率比以前有所提高,重性的心理疾病、精神問題多發了?!眲⑷A清說,過去,孩子們大多數的活動都在戶外,在大自然里游戲、玩耍,和人的接觸是面對面的。在互聯網時代,大多數孩子都是待在家里玩手機、上網,缺少了和外界、大自然的真實接觸,也缺少了豐富多彩的體育活動。

  中國心理學會注冊心理師、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劉俊娉認為,如果家長缺乏對心理疾病的基本認識,可能會對孩子產生誤解。比如對學習有障礙的孩子,他們有的是閱讀障礙、有的是書寫障礙、有的是數學方面的障礙、有的還伴隨有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和品行障礙等。如果家長不知道學習障礙,就可能會認為孩子不專心、粗心,學習不用功,從而訓斥孩子甚至懲罰孩子。這樣不僅錯失了診斷和治療的重要時機,而且還會讓孩子承受額外的壓力,破壞親子關系,不利于孩子的心理健康。

  “要盡量營造溫馨、和諧的家庭環境”

  應該如何預防或減少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的出現?

  多位受訪的業內人士提出,需要家庭、學校、社會多方面努力,要注重“內外兼修”。有關部門應繼續扎實推進“雙減”,減輕兒童青少年的學業負擔,緩解其心理壓力;學校應更重視心理健康課程,加強心理疏導工作,科學合理安排課間休息和文體活動;家長則應樹立綜合成長觀,以長遠眼光培養孩子可持續發展能力,少一些“雞娃”,多一些陪伴。

  上述北京某醫院心理科主治醫師建議,從家庭的角度來說,家長要盡量營造溫馨、和諧的家庭環境,改變不良的教育方式,避免打罵、諷刺、挖苦,多溝通、開導、鼓勵,幫助孩子樹立自信心,同時多關注孩子的感受和情緒,嘗試站在他們的角度思考問題。

  “對于學校來說,老師除了關心兒童青少年的學習外,還要多關心他們的人際交往情況,及時發現隱患。對待孩子要有耐心,不要動不動批評、指責甚至打孩子。要定期對兒童青少年、家長開展心理健康講座,有助于早期識別和干預心理問題?!边@名主治醫師說。

  王曉良也認為,在學校,面向家長和孩子開設的心理講座很有必要,如果學校的心理老師能發現和及時介入一些有情緒障礙的孩子,加強與他們的溝通,有時候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可以減少抑郁癥或其他精神障礙性疾病的發生率。學校也可以考慮通過心理量表的評估,作為一種篩查手段,對特定人群開展干預和有效的引導。

  一位長期關注該領域的業內人士建議,從社會層面來看,應該鼓勵二級以上醫院開設青少年心理健康???,配備精神專業醫師,力爭各省每10萬人平均有2名至3名專門服務未成年人的精神科醫生。同時,持續加大公共醫療供給,通過高校培養、在職培訓、繼續教育等,擴大培養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專業人才并建立相適應的人事薪酬制度。此外,還應對全國中小學教師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培訓并考核,增強教師關注學生心理健康的意識。

  采訪中,也有一些家長提出疑問:當孩子出現心理健康問題后,究竟是去醫院精神科門診還是向心理咨詢機構求助?

  對此,有醫生解釋道:我國綜合醫院的精神科門診,多稱之為“心理門診”或者“心身科門診”,他們和精神??漆t院的心理門診一起,承擔著治療不具有精神病性癥狀(即沒有幻覺、妄想)或者社會功能受損不嚴重、有主動求治需求的患者的重任;而??漆t院的精神科門診,主要面對的是具有嚴重精神障礙、社會功能嚴重受損和不能認知到自我患病的個體。

  簡單而言,如果個體出現精神心理問題,建議先去精神科或者心理科相關門診就診。若明確是達到精神心理障礙的程度,則遵照醫囑系統治療,合適的時候配合心理咨詢。如果明確沒有達到精神心理障礙的標準,則可在心理咨詢師處尋求進一步幫助。(法治日報)  兒童精神科門診為何熙熙攘攘?

  記者調查兒童青少年心理之困

  調查動機

  近日,某醫院面向兒童的精神科門診深夜排隊的新聞在網上引發廣泛關注:“小小年紀怎么得了抑郁癥”“我們的孩子怎么了”……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再次成為熱議話題。

  今年世界精神衛生日全國宣傳主題為“促進兒童心理健康,共同守護美好未來”。兒童青少年的健康成長,事關全民健康、社會穩定和家庭幸福。但有調查數據顯示,我國近25%的青少年表示感到輕度或嚴重抑郁,至少3000萬名17歲以下的兒童青少年面臨情緒或行為問題。兒童青少年心理行為問題發生率和精神障礙患病率逐漸上升,已成為關系國家和民族未來的重要公共衛生問題。

  面對這一現狀,家庭、學校、醫療機構和社會該如何共同發力,為兒童青少年構筑起防護屏障?記者對此進行了采訪。

  □ 本報記者   文麗娟

  □ 本報實習生 畢  冉

  候診室內,熙熙攘攘。有的孩子安靜地坐在椅子上不說話,有的大喊著“救命”,想要跑出醫院,還有的被爸媽抱在懷里,滿眼期待地望向診室。從診室走出來后,有的父母蹲在門口大哭,有的拽著孩子趕緊離開,還有的俯下身緊緊抱著孩子。

  這是《法治日報》記者近日走訪北京多家醫院的兒童精神科時看到的一幕。記者注意到,不少表現出焦慮、抑郁、強迫等情緒問題的患兒,考試分數波動大、同學關系不和諧等都是他們傾訴的重點。

  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發布的《中國國民心理健康發展報告(2019-2020)》顯示,2020年,我國青少年抑郁檢出率為24.6%,其中重度抑郁為7.4%。人民日報健康客戶端、抑郁研究所等聯合發布的《2022國民抑郁癥藍皮書》也指出,抑郁癥發病群體呈年輕化趨勢,青少年抑郁癥患病率為15%至20%;在抑郁癥患者群體中,50%為在校學生,其中41%曾因抑郁休學。

  多名醫生告訴記者,我國未成年人精神??坪途C合醫院心理科門診人數正逐年遞增,呈顯著上升趨勢。其中以情緒問題為主訴來就診的患者比例也逐年增加,成為兒童心理科就診的主要人群之一。

  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為何變多?應該如何及早發現、有效干預?

  “在馬路上走的時候,常常希望被車撞死”

  “我在馬路上走的時候,常常希望被車撞死?!痹诒本┮患裔t院的心理科候診室,正在等待復查的小鹿悄悄對記者說。

  小鹿正在讀初中一年級,因厭學、沉迷網絡游戲,已經半個學期沒有去上學了?!坝浶圆?、學習效率低”“成績差,爸媽不滿意”“學校生活太枯燥,不開心”……一系列負面情緒縈繞在小鹿的腦海里。她越來越不愿意去學校,把自己關在房間里通宵玩網絡游戲,白天拉上窗簾睡覺。父母說服她來心理科就診,醫生診斷她為“抑郁癥”。

  “我們經常會碰到兒童青少年患者,這一人群的患病比例這幾年在逐漸升高?!边@家醫院心理科的主治醫師告訴記者,他目前接診過最小的孩子才4歲,有一次被幼兒園老師批評后突然情緒崩潰了,哭著回家后反復說是自己不好,此后變得非常膽小也不愿意再和其他小朋友交往。

  相比于成年人,兒童青少年的心理問題癥狀更加隱秘,最先被注意到的也許不是孩子的情緒異常,而是軀體不適。一些出現心理問題的孩子會表現出各種疼痛,如頭疼、牙疼、眼睛疼、肚子疼以及惡心、嘔吐、心慌、發熱等,但是做各種檢查卻查不出問題。

  這名主治醫師曾接診過一個10歲的孩子,頻繁頭疼卻沒有查出器質性問題,后來在診療過程中孩子告訴他,只要自己頭疼,爸爸媽媽就會更關心自己,也不用學習了?!邦^疼是這個孩子在不完全理解什么是焦慮、抑郁情緒時,下意識通過疾病作出的表達?!?/p>

  浙江大學醫學院附屬兒童醫院心理科心理治療師陳紋告訴記者,全生命周期都可能發生心理問題,只是不同年齡段的表達方式不一樣。孩子的語言能力遠沒有成年人那么發達,就算語言能力跟上了,思維層次也不如成年人,在成長的早期,小朋友不太能夠清楚地表達自己的情緒,可能需要大人幫他講出來,他才會明白“哦,原來這種感覺就叫做生氣”。

  有些孩子出現心理問題后會發生自傷行為。一項同濟大學附屬同濟醫院的回顧性分析顯示,2016年至2018年急診科收治的217例自殺患者中,未成年人達15.2%。有業內人士透露,急診科收治自殺、自傷的未成年人,年齡中位數僅13歲6個月,有的使用利器,更多的是吞服大量藥物;也有一些和家長、同學發生爭執,一時想不通直接采取極端行為的。

  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臨床一科副主任醫師王曉良介紹,抑郁是青少年最常見的情緒障礙,還有雙相情感障礙、焦慮障礙、強迫障礙、多動與注意缺陷障礙和沖動控制障礙等。在初中生、高中生人群中多見雙相情感障礙,表現為抑郁加躁狂更迭的情緒,有時候會沉默不語,有時候會在特定的環境下因周圍人過激的言語,突然產生沖動的自殺行為,也有一些人會認為表達“我要去死了”是一種姿態?!扒嗌倌甏嬖谛睦韱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周圍的人沒有意識到他們的心理問題?!?/p>

  “孩子反復身體不適,可能是家庭‘病’了”

  公開數據顯示,近年來,我國未成年人精神??坪途C合醫院心理科門診人數逐年遞增,呈顯著上升趨勢。以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統計數據為例,2006年該院兒童精神科門診量為2.6萬余人,2020年達到5萬余人。

  精神科副主任醫師、知名家庭治療師陳發展長期致力于青少年心理問題的家庭干預,他發現青少年患者群體發生自我傷害的比例較5年前有了明顯增長。5年前,他接診的孩子出現心理健康問題主要表現在情緒方面,如焦慮、情緒不穩定、抑郁,而如今越來越多的孩子表現在行為方面,青少年出現自我傷害的比例逐步升高。

  陳發展指出,青少年可能正在被一種不常被認識的精神疾病“邊緣型人格障礙”所困擾。這是一種發病率很高,卻很少被正確認識的精神疾病,很多患者被誤診和漏診,從而延誤治療或被過度治療。讓家庭深陷情緒的漩渦,無法自拔。

  “兒童反復身體不適,可能是家庭‘病’了?!标惏l展認為,兒童心理健康發展的關鍵是家庭。家庭的良性互動塑造孩子的安全感和獨立感,形成兒童健康發展的心理自我;家庭可以抵御外來壓力,保護孩子避免壓力性事件或減輕應激反應。如果一個孩子出現了心身癥狀,則說明家庭沒能塑造出孩子的健康自我,或者抵御外界壓力的保護性不足。也就是說,兒童的心身癥狀常常提示家庭“病”了。家庭運轉不良時容易“生病”,而家庭的“病”常常會反映在孩子身上。

  陳發展提出,兒童的神經系統和心理功能發育尚不完善,感知到的心理壓力經過不成熟的心理功能作用于神經中樞、免疫及內分泌系統,可轉換成生理指征,產生軀體功能的損害。兒童在遭遇心理壓力時,會導致自主神經過度激活,腎上腺素、腎上腺皮質激素和抗利尿素的分泌增加,引起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胃腸道蠕動減弱、血管收縮、血壓升高等一系列變化。如果反應強度過大或持續時間過長,身體機能會發生相應的病變,從而產生心身癥狀。

  采訪中,有不少業內人士告訴記者,精神心理問題是生物、社會、心理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而包括家庭、學校和孩子個人在內,對心理健康缺乏科學認識,是導致心理問題發展成為心理疾病的重要原因,也是當下亟待解決的問題。

  今年10月10日,在由上海市衛生健康委員會主辦的“2023年世界精神衛生日”線上線下主題宣傳活動中,上海市精神衛生中心(國家精神疾病醫學中心)、上海市疾病預防控制精神衛生分中心透露了一組數據:流行病學調查顯示,我國6歲至16歲學校人群中,精神障礙的患病率是17.5%,但得到合適診斷和治療的青少年比例不到20%,社會交往、生活方式、飲食睡眠、活動空間不足、學習壓力過大等都是造成青少年精神障礙的重要原因。

  北京回龍觀醫院臨床心理科主任劉華清教授介紹說,兒童青少年時期是比較特殊的時期,心理發展很容易受到外界環境的影響,常見的有自卑、厭學、強迫、抑郁以及過度使用網絡等。成年時期的很多精神及心理問題都源于兒童青少年時期,若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有利于給孩子樹立健全人格,培養良好習慣,后期才可能會有比較好的社會適應能力。

  “除了現在報道比較多的兒童孤獨癥,還有兒童抑郁癥、多動癥、分離焦慮等。我們現在普遍感覺兒童心理健康問題的發生率比以前有所提高,重性的心理疾病、精神問題多發了?!眲⑷A清說,過去,孩子們大多數的活動都在戶外,在大自然里游戲、玩耍,和人的接觸是面對面的。在互聯網時代,大多數孩子都是待在家里玩手機、上網,缺少了和外界、大自然的真實接觸,也缺少了豐富多彩的體育活動。

  中國心理學會注冊心理師、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劉俊娉認為,如果家長缺乏對心理疾病的基本認識,可能會對孩子產生誤解。比如對學習有障礙的孩子,他們有的是閱讀障礙、有的是書寫障礙、有的是數學方面的障礙、有的還伴隨有注意力缺陷多動障礙和品行障礙等。如果家長不知道學習障礙,就可能會認為孩子不專心、粗心,學習不用功,從而訓斥孩子甚至懲罰孩子。這樣不僅錯失了診斷和治療的重要時機,而且還會讓孩子承受額外的壓力,破壞親子關系,不利于孩子的心理健康。

  “要盡量營造溫馨、和諧的家庭環境”

  應該如何預防或減少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問題的出現?

  多位受訪的業內人士提出,需要家庭、學校、社會多方面努力,要注重“內外兼修”。有關部門應繼續扎實推進“雙減”,減輕兒童青少年的學業負擔,緩解其心理壓力;學校應更重視心理健康課程,加強心理疏導工作,科學合理安排課間休息和文體活動;家長則應樹立綜合成長觀,以長遠眼光培養孩子可持續發展能力,少一些“雞娃”,多一些陪伴。

  上述北京某醫院心理科主治醫師建議,從家庭的角度來說,家長要盡量營造溫馨、和諧的家庭環境,改變不良的教育方式,避免打罵、諷刺、挖苦,多溝通、開導、鼓勵,幫助孩子樹立自信心,同時多關注孩子的感受和情緒,嘗試站在他們的角度思考問題。

  “對于學校來說,老師除了關心兒童青少年的學習外,還要多關心他們的人際交往情況,及時發現隱患。對待孩子要有耐心,不要動不動批評、指責甚至打孩子。要定期對兒童青少年、家長開展心理健康講座,有助于早期識別和干預心理問題?!边@名主治醫師說。

  王曉良也認為,在學校,面向家長和孩子開設的心理講座很有必要,如果學校的心理老師能發現和及時介入一些有情緒障礙的孩子,加強與他們的溝通,有時候也能起到很好的作用,可以減少抑郁癥或其他精神障礙性疾病的發生率。學校也可以考慮通過心理量表的評估,作為一種篩查手段,對特定人群開展干預和有效的引導。

  一位長期關注該領域的業內人士建議,從社會層面來看,應該鼓勵二級以上醫院開設青少年心理健康???,配備精神專業醫師,力爭各省每10萬人平均有2名至3名專門服務未成年人的精神科醫生。同時,持續加大公共醫療供給,通過高校培養、在職培訓、繼續教育等,擴大培養兒童青少年心理健康專業人才并建立相適應的人事薪酬制度。此外,還應對全國中小學教師開展心理健康教育培訓并考核,增強教師關注學生心理健康的意識。

  采訪中,也有一些家長提出疑問:當孩子出現心理健康問題后,究竟是去醫院精神科門診還是向心理咨詢機構求助?

  對此,有醫生解釋道:我國綜合醫院的精神科門診,多稱之為“心理門診”或者“心身科門診”,他們和精神??漆t院的心理門診一起,承擔著治療不具有精神病性癥狀(即沒有幻覺、妄想)或者社會功能受損不嚴重、有主動求治需求的患者的重任;而??漆t院的精神科門診,主要面對的是具有嚴重精神障礙、社會功能嚴重受損和不能認知到自我患病的個體。

  簡單而言,如果個體出現精神心理問題,建議先去精神科或者心理科相關門診就診。若明確是達到精神心理障礙的程度,則遵照醫囑系統治療,合適的時候配合心理咨詢。如果明確沒有達到精神心理障礙的標準,則可在心理咨詢師處尋求進一步幫助。

稿件來源: 法治日報
編輯: 王章志

網站介紹 | 聯系我們 | 律師聲明 | 廣告服務 | 舉報糾錯

樅陽在線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 請勿復制或鏡像

皖ICP備07502865號-1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34120200050 皖網宣備090007號 公安機關備案號34082302000116

久久无码高清电影免费|欧美精品国产区一区二区|亚州熟妇无码AV线播放|久久午夜福利无码电影

<p id="jf0hh"></p>

<button id="jf0hh"></button><var id="jf0hh"><em id="jf0hh"></em></var>

<p id="jf0hh"><big id="jf0hh"></big></p><p id="jf0hh"></p>

<samp id="jf0hh"><em id="jf0hh"></em></samp>

<p id="jf0hh"><listing id="jf0hh"></listing></p>

<p id="jf0hh"></p>